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孚王府邂逅最美的花季

2019-01-12 00:1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朝内大街137号大门(摄于2010年,现自然科学史所及中心的牌子均撤掉)

  三四五月份的孚王府,花香四溢,萦绕在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别有情致。也难怪1931年3月任教于北平女子文理学院的徐志摩在给陆小曼的信中感叹九爷府“地方可是太美了”!

  1月1日,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以下简称自然史所)迎来建所60周年华诞,笔者作为最后一届完整三年生活在曾经自然史所所在地孚王府的学生,撰写此文,献给母校,也追忆曾经的岁月。

  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曾经位于北京朝阳门内大街137号,后来在2010年上半年搬迁至中关村园区。当年,从朝内大街的大门走进所里,有两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标记,上面写着“孚王府”,这块地方曾经是昔日的王府,如今已经成了一些单位办公和居民住所的大杂院。

  孚王府也称九爷府,因为他的主人奕譓是清宣宗道光帝的第九子。但其实这里最初曾名为怡亲王府,原因何在呢?原来,雍正帝即位之后,便封与他关系密切的第十三弟胤祥为怡亲王(他的名字因此也改为了“允祥”,但其死后雍正帝念其功劳,又把“胤”字改了回来“允”),最初怡亲王府建在今东安市场一带,1730年允祥去世后,按照他生前的愿望改建为贤良寺。雍正为允祥的第七子弘晓(第二任怡亲王)在目前孚王府的地方建造了新的怡亲王府。1861年慈禧太后发动“祺祥政变”,强令掌握实权的第六任怡亲王载垣自尽,并剥夺其王府,在1864年赐给了道光帝的第九子孚郡王奕譓。从此,奕譓便成了这座王府的新主人,因此后人也把孚王府称为“九爷府”。民国时期,奉系军阀的杨宇霆曾买下九爷府。后来,这里又成了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的校舍。

  当年的孚王府建筑布局可分三路:东路、中路和西路。东路院落是府库、厨厩和仆从的住所;西路院落是王府眷属的居住地;中路院落是王府的主体,也就是当年王府的核心,目前除正殿、银安殿外的配楼和早期的大门(非现在临街的大门)由世界图书出版社占用外,包括银安殿、后殿以及后面的配楼、后罩楼均是自然史所的办公地。如今东西两路已经被杂乱的居民区所充斥,很难窥到当年的印记了。只有在中路,但需从东门进去也就是进了朝内大街的门之后右拐,穿过曲折的小径会发现我们所的门牌,进去便是另一番天地了。

  这里基本可以分为前中后三个大院,最大的中院是典型的四合院;左右分布着三个小院。单说其中的植物,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与沧桑的飞檐雕廊相映,别有一番风情。特别是三四五月份的孚王府,花香四溢,萦绕在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别有情致。也难怪1931年3月任教于北平女子文理学院的徐志摩在给陆小曼的信中感叹九爷府“地方可是太美了”!

  春季院子中最早开花的是连翘,所里的连翘位于中院的东西两侧花园,各有一丛。3月中旬的时候便已开放,在众多植物还在沉寂的时候,是连翘传来了春的消息。由于连翘是先花后叶的,花又是黄色,因此格外显眼。

  就在连翘怒放的同时,中院东南角的毛樱桃已经含苞待放了。到了3月底毛樱桃白色的小花在一场春雨后显得格外娇嫩,带褶皱并附绒毛的叶子伸头探脑准备舒展了。几乎同时,南院的地面和后殿的平台上不时有一些黄色的小花映入眼帘,她们是蒲公英,也叫黄花地丁。她们就长在砖石的夹缝中,生命力极强。

  4月上中旬是海棠和丁香的花期。南院东侧、中院东西两侧各有一株海棠,而且都是西府海棠,分枝繁盛。海棠花未开时,花蕾红艳,似胭脂点点,开后则渐变粉红,犹如晓天明霞,也难怪东坡居士发出“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的感慨。东西小院各有一株丁香,均是紫丁香,东小院的很高大。丁香盛开的时节,整个所里溢满了丁香花的幽香,沁人心脾。如果恰好下雨,可以吟着戴望舒的《雨巷》,期待在幽深的王府中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不是很惬意的梦吗?

  紧接着开花的还有紫藤、牡丹和黄刺玫。院子中院的东西花园,均架着几株紫藤,待到夏季的时候,长得格外茂盛,花园的很大部分便是她们的领地,因为架得高,紫藤盘缠交错长得很密,架下可做夏季绝佳的避暑之地。紫藤花快开之时,集聚在一起成谷穗一样的形状,不久便一朵朵独立开来,造化为淡蓝色的蝶形花,整穗悬垂着如瀑布般。待到东西花园的紫藤全部开放的时候,站在远处观望,如同一串串淡紫色的葡萄挂在藤上,蔚为壮观。

  中院分开东西两花园的甬道南端两侧,各有一株牡丹,等她们开放的时候,尽显花王之态,花冠大、颜色艳,特引人注目。如果说这九爷府的院子里有能与牡丹一比高下的,只有5月开放的芍药了。芍药暂且不表,且说也在4月中旬开放的黄刺玫。黄刺玫小叶卵形,金黄色的花在绿色的叶子映衬下灿灿发光。中院东西花园各有两丛,这两丛黄刺玫植株很大,花开得很多,一眼望去有些炫目。

  5月上旬开花的是野鸢尾,所里仅有两株,是在中院东边花园周围的黄杨脚下,很不显眼,若是错过了机会,只好待来年了。5月10日左右,中院花园里的月季花开了,月季也是在东西花园各有分布,不过,东边的花冠开得大些,颜色也比西边的鲜艳。

  5月中旬是芍药花开放的时候,它们也分布在中院的东西花园,有许多株。记得芍药花蕾4月底就有了,但迟迟不开,好像在等待约会,只有到了一定时候才千呼万唤始盛开,但一露面,果然不同凡响,不愧为“花相”,花冠很大,花色是略带淡黄的那种白。由于花冠很重,许多花株都弯下了。

  5月下旬的时候,在东花园的草地上能够发现小时候在田间才能看到的地黄,我家乡把它称作“炮仗花”,大概是因为把它的花摘下来,攥合住花瓣然后用嘴通过花瓣底部的小孔向花冠里吹气,然后迅速用另外一只手把充满气的花击在持花的手掌上,便可以听到清脆的爆破声。这大概是“炮仗花”的由来吧。

  三四五月,是孚王府(九爷府)的花季,院子中的植物大部分在这三个月中开放,有的植物,比如南院和北院中的白杨,也是在此期间开花的,可惜因为白杨高大,我无法用镜头捕捉她的花形。还有一些小花,或许由于我没有发现她们而错过了;还有一些是求助他人也无法叫上名字的小花,只好放弃了。

  如今,研究所已经搬到中关村园区,可在我心中,依然念着孚王府这座多姿多彩的“百花园”。()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孚王府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12-2018 必赢棋牌

友情链接:sssss苏苏苏苏苏所所所所所